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社科研究 - 特色研究 - 开放型区域中心和国际化城市研究

党建引领一流城市社区治理

www.cdsk.org.cn  发布时间:2019-04-01  来源:成都日报  浏览 2264 次  〖打印本稿〗  〖关闭

姜晓萍 田昭

核心观点

新时代的社区治理已经不仅仅是单一的社区资源推动型,而是党组织引领的全方位多元主体协同型。这就要求我们积极探索基层党建和社区治理的互动融合:

在高度上,牢固树立城市社区大党建理念,把党的建设贯穿于城市社区治理的各方面全过程,以党建统合性功能为城市社区发展提供治理基础;

在深度上,夯实基层基础,推动党的建设向城市社区治理新领域、新空间拓展,以大党建格局推动城市社区整体性建构中治理力量有机化;

在广度上,注重系统推进,完善党建引领下的城市社区治理多元协同机制;

在强度上,增强整体功能,彰显党组织领导城市社区治理现代化的能力。

当前我国正处于城镇化深入发展的关键时期,这一方面为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但同时也带来了因为快速发展和过度开发而产生的系列问题。按照《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的发展目标,我国2020年的城镇化率将达到60%,这不仅意味着未来大部分人口必将共同生活在城市,也意味着随着大量农村转移人口向城市的高度集聚,原来植根于城乡不同空间的二元矛盾必将衍生出在城市同一空间的二元矛盾。面对新时代城市发展进程中的新问题、新矛盾,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社区是党和政府联系、服务居民群众的‘最后一公里’,要健全社区管理和服务体制,整合各种资源,增强社区公共服务能力。”这不仅告诫我们社区治理是影响城市治理质量的基本单元细胞,更启迪我们要深刻领悟党建在城市社区治理中的引领作用与时代意义。坚持“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导向,确保社区治理有温度;坚持“党建为引领”的核心坐标,确保社区治理有高度;坚持“发展为引擎”的动力机制,确保社区治理有力度;坚持“多元协同”的三治格局,确保社区治理有效度。

治理转型

新时代城市社区治理的新要求

新时代我国城市社区治理在治理主体关系、治理规则、治理方式方法方面都面临不断调整,以回应快速城市化带来的城市社会变迁以及由此而诱发社会失范、社会排斥、社会冲突等“次生城市病”。

这就要求新时代的城市社区治理必须在党建引领下,实现如下转型:

治理主体多元化。在城市社区治理中已经不再是政府主观或者客观上的一元主导,包括社会、市场和公民个人都应纳入到治理体系之中,并成为治理全过程不可或缺的力量。多元化的城市社区治理体系包括了仍然履行治理责任和资源供给的政府主体,逐步起到治理主导作用的社区自治组织,专业化治理协同的社会组织、市场化公共服务供给的市场主体以及全过程参与的社区居民。多元主体要求社区治理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既能够为多元主体参与提供平台和保障,并能让多元主体履行治理权利。

治理目标公共化。城市社区治理中是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需求为最终目标的,但在治理过程中也要实现对基层党组织政治领导目标、基层政府行政管理目标、社会组织团体目标、社区自治组织巩固合法性目标、社区企业市场化目标和社区居民参与和需求满足目标的协调,即城市社区公共服务治理需要形成包括多样性的公共目标。

治理结构网络化。城市社区治理已经由传统上的政府主导、多元配合的“单向型”行政关系转向多元主体有效协同的“网络化”伙伴关系。治理结构的网络化要求社区主体通过互动来实现公共利益共享和公共事务共治,核心在于多元主体之间要有一个基于共同使命和共同目标的互动体系,各主体依托社会网络良性互动合作,分享公共权力,管理公共事务,实现信息和政策问题的解决。

治理资源共享化。城市社区治理强调治理资源的共享化,即在社区的边界之内,要实现多元主体所掌握资源的共享化,充分发挥政府行政资源、自治组织社会资本资源、社会组织专业化资源、企业市场化资源和居民志愿资源的整合、共享和共同发展,增强社区治理的资源支撑。

治理机制现代化。社区治理已经逐步从传统熟人社会的“关系式”治理走向现代利益社会和权利社会的法治化治理,治理的方式方法都因为权威理性化、利益分散化而发生转变,现代化的治理机制成为了当前社区治理的必然趋势。治理机制的现代化要求建立法治化、专业化、智慧化的治理机制,要求社区治理主体在法治的刚性约束下,充分利用专业化管理理念和方法、智慧化的技术手段不断提升治理水平。

党建引领

新时代城市社区治理的主旋律

社区治理转型的新要求也引发了我国基层党建工作的新探索。一是以上海市为代表,开展了以社区为平台的区域党建一体化实践。通过整合区域内的单位资源,与社区联动推进党建,以赋权整合实现了社区内党建资源汇聚和党建共同体搭建,有效推动了基层整体性治理实践;二是以北京为代表,开展“党建引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实践。坚持赋权、下沉、增效,着力做实做强基层,使其有权管事、有人干事、有钱做事。实现了社区治理焦点与党建焦点整合,以党建推进基层治理;三是以武汉为代表,开展“红色引擎工程”实践,通过区域化组织体系改革,把辖区机关企事业单位、非公经济组织和社会组织党组织,都团结到“街道大工委”“社区大党委”来,不断强化基层党建能力和社区治理能力。

上述创新实践尽管路径不一,但都坚定不移地体现了“党建引领”在社会治理中的核心作用。这既体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社区治理体系中的扎根结果,也彰显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促进社区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强大引领效应。具体呈现出以下的趋势:一是授权,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社区具有更强的社区治理权力和治理职责,能够调动更多的治理资源;二是整合,以基层党组织为平台,推动社区主体、资源和治理机制的整合实现对社区公共事务的有效治理;三是建设,通过重塑社区治理体系,强化社区治理能力,建立能够适应社区发展的治理方式。

正是由于新时代的社区治理已经不仅仅是单一的社区资源推动型,而是党组织引领的全方位多元主体协同型。这就要求我们积极探索基层党建和社区治理的互动融合,在高度上,牢固树立城市社区大党建理念,把党的建设贯穿于城市社区治理的各方面全过程,以党建统合性功能为城市社区发展提供治理基础;在深度上,夯实基层基础,推动党的建设向城市社区治理新领域、新空间拓展,以大党建格局推动城市社区整体性建构中治理力量有机化;在广度上,注重系统推进,完善党建引领下的城市社区治理多元协同机制;在强度上,增强整体功能,彰显党组织领导城市社区治理现代化的能力。一方面以党的组织优势来引领社区治理;另一方面又要以社区治理的现代化来夯实基层党组织的领导能力。

对策建议

以“大党建”推动成都城乡社区发展治理

继续当好示范、走在全国前列

一是构建多维立体“大党建”格局。通过推动党的组织形态和治理形态的功能性、区域性和体系性三个维度有机统一,打破组织内体制区隔、体制内组织区隔和体制整体区隔,构建以党组织为核心的多层次、多维度的生态化平台体系。第一,强化市、区(市)县两级党委的“大党建”领导功能。强化党委抓党建的主体责任,建立城市党建协商机制,完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功能。第二,建立街道、社区、居民三级联动的区域化“大党建”格局。以“双党委”为抓手,建立城市基层党建工作领导新体制,以“双覆盖”为标准,扩大新兴领域党建工作覆盖,以“双满意”为目的,强化社区党组织对社区治理的领导核心作用。第三,推动城市基层外延性“大党建”向内涵性“大党建”发展。重视党建工作的共商共议机制,依托“两委”联席会议等多种渠道解决社区内重点党建工作和重大社区事项,借助大党委和理事会的成员单位整合各级各类组织和行政资源,围绕“中心”,打造“融入式”党建。

二是完善科学严谨“大党建”机制。通过“筑体系”,构建城市大党建格局;通过“强堡垒”,夯实城市党建基础;通过“争先锋”激发城市内生动力。第一,制定成都市党建“标准”,打造“标准化”党建。分别制定村、社区、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非公企业、社会组织七个领域基层组织规范化建设标准,从组织设置、班子建设、党员管理、组织生活、工作载体、阵地建设、运行机制、工作保障、档案管理9个方面制定各领域党组织建设的具体标准,全面开展“标准型、示范型、红旗型”党支部建设活动。第二,铸造成都市党建“品牌”,打造“魅力式”党建。全面推行“五心党建”行动,积极开展“五星党建”行动,大力推行“五双党建”行动,扎实开展“五步党建”行动,以“党建文化”为引领增强城市治理“软实力”,打造城市党建文化品牌。第三,推动成都市党建“创新”,打造“活力式”党建。做强街道,推进职能部门的公共服务项目和服务资源向街道集中;做优社区,让社区由“忙事务”向“抓服务”转变;做实网格,为网格配备必要的管理服务资源;做专队伍,要建强基层骨干队伍;做有场地,强化党员群众服务中心功能。推动党组织建设多样化,破解“形式不活”的问题;推动党建活动丰富化,破解“作用不显”的问题;推动培训学习科学化,破解“动力不强”的问题;推动基础保障常态化,破解“发展不力”的问题。第四,推动成都市党建“上网”,打造“智慧型”党建。主动适应数字化、实时化、智能化党建样态,主动应对大数据、云计算时代的管理革命与现实要求,推动“互联网+党建”建设,实现党务管理扁平化的“智慧党建”,实现“互联网+党建”从网页时代、微时代、移动终端时代转向云时代,全面实现“互联网+组织建设”“互联网+学习教育”“互联网+宣传舆论”“互联网+主体责任”“互联网+嵌入式风控”等。

三是创新城市基层“党建+”体系。通过开展“领头雁工程”,推动城乡社区“党建+民主选举”。规范“领头雁”的选用程序,选派“第一书记”、异地任职村干部入驻软弱落后社区,形成以“书记抓、抓书记”为核心的基层党建新格局。通过开展“大协同工程”,推动城乡社区“党建+专业治理”。推行“党建+商会治理”模式,创新“党建+乡贤参事”模式,推行“党建+公益创投”模式,探索“党建+家庭议事”模式。通过开展“微权力工程”,推动城市基层“党建+权力规范”。通过全面梳理城市基层治理的“微权力”清单,争取制定“成都市基层组织规范化运行基本规则”,以明确“组织底线规则”,社区按照“五议两公开”的程序要求对社区事务进行决策。通过开展“向心力工程”,推动城市基层“党建+服务下沉”。要做实“精准服务”,推动“粗放服务”向“科学服务”转变;要做足“基本服务”,推动“能人治理”向“依法治理”转变;要做优“拓展服务”,推动“政府负责”向“政府主导”转变;要做好“引领服务”,推动“被动服务”向“主动服务”转变。构建“区域化大党建+N项服务”模式,提升城市治理能力。通过党建工作,以更周到的服务,更科学的方式,更幸福的愿景提升群众获得感、安全感和幸福感。

(作者:姜晓萍 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万人计划领军人才、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博士生导师;田昭 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管理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