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社科子站 - 社科学会 - 成都古都学会 - 学会动态

安仁的味道

www.cdsk.org.cn  发布时间:2016-09-05  来源:成都日报  浏览 1494 次  〖打印本稿〗  〖关闭

安仁的味道

彼岸蒹葭
 
 
彼岸蒹葭


“为什么夜晚的柚子花香比白天浓?”四月的某天晚上,三五好友酒足饭饱,随意走在安仁古镇的老街上,有人突然停下脚步,深呼吸,然后发问。是的,晚风阵阵吹拂,古镇褪去了白日的热闹繁华,在清凉静谧的夜晚,柚子花的香味显得格外浓郁,沉静而有质感。

古镇有很多老公馆,几乎每一座公馆里都种着柚子树,据说,是取其寓意——柚子树果实硕大,挂果众多,且“柚子”谐音“有子”“佑子”,有多子多福之意。此外,还有大量金桂,有“金贵”、金玉满堂之意,老街上的刘元琥公馆内便有一株“金桂王”,树龄近百年,每逢中秋,整个老街都弥漫着桂花的馥郁之香。眼下是初夏,银杏、香樟、金桂、柿子树都在不声不响地生长着,处处是深浅浓淡的绿,清淡的芬芳随风流淌。

这样的清芬,就是安仁的味道。安仁的宁静是让人心醉的。人在安仁,或居、或商、或闲逛、或茶饮、或诵读,身边、脚下,凝眸处、落座地,到处都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高墙深院、雕梁画栋、青砖重瓦。每座公馆、每座建筑的背后都有故事,每一个角落都隐藏着历史不可言说的神秘。关于安仁,关于公馆,远不止是特定时代的一组建筑群,在我看来,它是一种生活文化和雍容气度,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象征。

每座古镇都有固定的气质和味道,安仁,是慢生活的味道——悠闲,安适,缓慢,祥和。慢,是另一种抵达,是从容和自信。古镇历史悠久,早在唐武德三年就已建安仁县,一千多年的沉淀与积累,它看过多少王朝的兴衰?人世沧桑,千帆过尽,所有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所以,安仁有静气,有底气。

“玫瑰玫瑰最娇美,玫瑰玫瑰最艳丽,长夏开在枝头上;玫瑰玫瑰枝儿细,玫瑰玫瑰刺儿锐,玫瑰玫瑰我爱你……”走在古镇,总是会听到这样的歌,是上世纪的电影插曲,温柔如水,有怀旧的氛围,有时是戏曲,咿咿呀呀,把时光的线条拉得如线如丝。

刘湘公馆里,一面墙全是蔷薇,深绿的枝蔓覆盖了青砖围墙。每到暮春,藤蔓间开得如火如荼,鲜红、粉白,都在全力怒放,墙边的石阶,年深日久、青苔密布。雨后,花落满地,暗香遍布,荒芜的艳与寂,一下子把你打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坐在这样的老院子里,即刻会被感染,顿时安静下来。人静下来做什么呢?低头喝茶,抬头看云,默默然不作一语。长风浩荡,前世今生里有一只鹤飞过。不要忘了,二十公里以外就是道教发源地鹤鸣山。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安仁古镇才有这样一份随意、恬淡,既出世又入世的仙风道骨?

德仁巷是一条窄窄的小巷,不过300米,然而,小巷人家还是见缝插针地种花养草,还种菜,夏有辣椒、茄子、月季、绣球花,冬有蒜苗、菠菜、小白菜,鲜红翠绿。我常在这条小巷逗留,走过去,又走回来,漫无目的。临近中午,巷子里飘出饭菜的香味,谁家又做了回锅肉,藠头与肉香逗引着味蕾,让人腹中也饥饿起来。

树人街上有一溜儿小餐馆,经营着地主排骨、坛子肉、绿豆花、肥肠血旺等特色菜,都是安仁的美食。有一家的坛子肉做得最为地道,用猪肋条肉加调味品,放入黑瓷釉小口坛子中,用木炭文火煨炖而成——因为慢,所以汤浓味香,色泽棕红,肥而不腻。餐馆老板告诉我们,此菜起源于四川农村乡间,栽插收割季节,农忙人少,既想吃肉,又怕烹肉误农活,于是,以坛代锅,将大块猪肉投入坛内,加盐加水加些葱姜调料,密封坛口,用柴灰火煨起,待收工回家时,启开坛口,香味四溢。

老街上还有红糖鸡蛋醪糟。早起喝一碗,浑身暖洋洋。等到中秋,老板会将桂花放进醪糟里,多了桂花香,醪糟的香甜里更添了一缕诗意。

安仁中学老校门处,总有一个绣花的老者,戴着老花镜,慢慢地绣着孔雀,一针一线,绣着华美的尾翎,也是在绣着光阴吧。

白天的茶铺里,人声喧闹,一张旧木桌,一圈竹椅。坐茶馆的大多是老人,谈古道今,在一杯茶中安享晚年。迎面走过几个镇中学的学生,一路嬉笑着,叽叽呱呱,走得风快。他们的青春在拔节生长,给古镇带来了生机。

我无比热爱这世俗的安仁生活,活色生香,处处是尘世的小美。就是这些悠闲、静美,把我们的浮躁像刀子一样切断,把内心的荒凉弥补起来,像女娲补天一样,逐渐修复我们内心的空洞。往往是这样,生活中最细小的,看起来最微不足道的,恰恰是我们最大的救赎。繁体字的“閒”可以解释为在家门口忽然看见了月亮,安仁的慢生活正是如此,悠闲、恬静,让你在奔忙中忽然停下来,愣怔片刻,哦,是的,为什么不停一停呢,别着急,等一等灵魂,闻一闻花香,我们常常走得太快,甚至忘记了为什么出发。

此刻,安仁的夜分外安寂,微笑一样柔软。我仿佛触摸到了这座古镇的脉搏,我离它的心脏如此之遥,又如此之近。它在我的身边呼吸吐纳,我也在呼吸,我们彼此的气息都渗到对方心里,一次次吐故纳新。似一只春蚕,我躺在安仁这片巨大的嫩绿桑叶上。我的味道,就是安仁的味道,就是柚子花的香味,我们彼此离得那么近,亲人一般相濡以沫,我在它的心里,它也在我的心里。